追蹤
。愛還不夠。
關於部落格
你是。我也是。
人世間飄搖零落的小船。


  • 47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Innocence》6927(上)




Innocence
 
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等意識到的時候,他已經不再喚著自己的名字。
彷彿從未熟悉過那個笑容那個擁抱那個親吻還有那個人,一切都這麼陌生。
───令人捨不得。
 
01
 
方糖在高溫下迅速溶解,光滑細緻的白瓷杯裡找不到一絲絲糖漬殘留下的痕跡,濃郁的香味溢滿整個空間───在自己回過神的時候。
手上揮筆蓋印的動作全數停下,逐漸回流的思維裡想著不重要卻又重要的事。
「啊...........糟糕........太甜了呢............
堂堂黑手黨首領連自己平時的飲食習慣都拿捏不好,想必親愛的家庭教師即使與他有十年的朝夕相處,也定然不會有半分吝嗇的在他這不怎麼厚實的腦顱上開上幾槍。
無聲嘆息,他放下手中的瓷杯置於桌面。「還是倒了吧........
也好。
很甜的話,會很膩。
 
.....................首領!」
門板撞擊的聲音清晰而響亮,夾雜著窸窸窣窣刻意不想回應的叫喚。杯蓋蓋了又開、開了又蓋,反反覆覆無意義卻持續著。口與鼻埋在支撐下巴的手心裡,氛圍周遭只剩下瓷器擦響直到自己最後終於忍受不了開口吐出請進。
「十代首領!
「有什麼事嗎?」
黑色西裝、白色襯衫,老實的面孔倉皇急促的喘息。
忽然憶起那個人討厭的裝扮。
「啊、是!不好意思打擾您。是這樣的.....關於此次出任務的,霧、霧之守護者大人他............
「他.........
聲線搶在對方話落之前逸出,優雅柔靜的微笑足以撼動任何一個人的心靈,儘管心中所想的是他親愛的家庭教師大有可能一巴掌不留情面的甩在他的滿分笑容上說句:「蠢綱,以為這樣就能掩飾嗎?」
怎麼能說早就知道了。
「死了..........嗎?」
明明是不可能的事。
 
突來的問句來回擺盪在腦海間再傳遞到唇辦上重複咀嚼。
身為彭哥列的下屬可以含淚吞下受到炸藥波及或者是淪為決鬥池魚之殃的痛苦,但不代表腦筋靈活到可以自動分析首領這帶著無害笑顏嘴裡不知是詛咒還是疑問的話語。「.......咦、咦?不、不是的,這倒沒有...........
上帝會讓乖孩子長命───所以下屬總是會選擇作最純真無邪最沒有威脅性的那一個。
「但是受了點傷,已經請醫療班處理過了。留守的雨之守護者大人趕過去後,要我馬上來通知您。」
.........我知道了。」
光影錯落之間只有那麼一瞬連自己也不知道的安心隨著眼瞼的閉合沉澱在胸口,嘴角揚起再習慣不過的弧度,窗外的風密貼著簾順勢滑了進來拂過細長的褐髮搔弄著鼻尖,就在那個人往常最喜歡進出的地點。
────有種想哭的衝動。
 
「謝謝你來通知,我現在就過去看看。」起身與對方擦肩而過的時候未曾去注意自己靦腆的神情對沒有抗體的人來說有多麼大的殺傷力,思緒裡惦記著的從來就只有那個人足以崩壞他心的微笑與單詞。從來都只是這麼簡單的事。
 
前腳後腳三步併作兩步的踱,跨過門檻越過長廊的時候想起了什麼回過頭望著自己的房間吶喊。
 
「請幫我把那杯茶給倒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