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愛還不夠。
關於部落格
你是。我也是。
人世間飄搖零落的小船。


  • 47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描寫練習


上家:莫嵐

主人公:
道具:皮帶
 
 
現實主義描寫:親子用途。(?)
 
他漫無目標的思索著所謂童年這玩意兒。
坐穩鞦韆撐起下顎他望向前幾秒還在滑梯後躲得遠遠的三個小朋友。記憶裡對那曾經遭他綁架過的男孩仍殘留些微片段印象,而這刻切切實實地證明了用一顆糖就可以輕易買取小孩純真信任的道理。小妹妹與牛小孩跟著為首的男孩用皮帶圈了個圓玩起火車遊戲,對於自小封閉在暗無天日地獄裡的他來說,唯一在乎的是究竟誰的腰圍有如此寬大的光景。一個傾笑勾起的弧度他向來不知道容蘊了什麼樣重要的意義,男孩朝他大大咧開的口中含著融化的糖味甜蜜地漾著單純無暇,終於他接納伸出的小掌就像蔚藍天空擺脫層層密佈的灰暗陰霾,只是他永遠不會預料到自己在男孩改邪歸正的排行榜上榮登冠軍寶座。
 
 
 
(我骸風了囧……(咦)
 
浪漫主義描寫:情趣用途。
 
骸的指尖深深地陷入了光滑纖弱的粉色肌膚裡,以舌技巧性的扳開了緊咬的牙關他擷取著那片青澀最深處的柔軟。交合的淫靡聲響在浴室滿溢順著蓮蓬頭的水柱一併打碎在赤裸裸的身上綻出白色花浪,快要絕堤一般渙散迷離的眼神明知徒勞卻仍是無助地抗拒著被喚醒沒法克制的抖瑟震顫又一次以皮帶粗魯地桎梏套牢在掌間動彈不得的細瘦腕骨,裹著黑色牛仔褲修長漂亮的腿挑弄地碰觸著輕吐濁白的敏感挺立他聽到那人為他喊出無法自拔的聲音。從額端沿著鼻樑嘴唇骸啃蝕他每吋肌理的柔韌一路雕鑿鏤下他瘋狂透骨的銘刻。
他顫抖、他哭泣、他在他身下一次又一次羞恥難耐地反覆唸著他的名。
骸、
骸。
我只屬於你。
於是骸在那禁錮脆弱手腕的皮帶上頭繞了環死結。
 
 
 
 
魔幻現實主義描寫:包紮用途。(魔幻?科幻?傻傻分不清楚ˇ(巴頭)
 
他嚴重懷疑自己找錯對象。
是的。無論他的魔力有多麼強大,無論這個人是大家傳誦著的魔法天才,是十足變態的事實也絕對不會有絲毫改變。
年輕的劍士坐倚在大石邊,傾著頭看向正為自己腿部傷口包紮的男人,恨不得就這樣從他發出怪聲的腦袋一腳踢下去。
出去的時候就說了。我讓你用魔法掩護,而你從頭到尾卻只盯著我的大腿看!劍士不似揮舞利器的纖細手指筆直地對著不住蠱惑他的媚豔微笑咆哮。魔導士咬斷了腕際裝飾用的皮製帶子,為身下染血的殘破衣料內所包裹住的大腿根部繫上漂亮的結。有什麼辦法,誰要你的大腿比那頭醜龍要來的奪目許多?你渾蛋!抬起手毫不費力地接收了對方小巧無力的腳掌,魔導士邪美的容貌襯著惡意的笑。啊啦,雖然我很高興可以看得更深入。不過隨便亂動會使毒素加速蔓延的。他撫著下顎不避諱地朝兩腿之間的美好春光嘖嘖嘆道。真是極好的視覺享受。
劍士啐了一口小聲嘟噥著那不過是視覺性騷擾。
 
 
 
 
印象派描寫:正常用途。
 
萬年冰山雕琢而成的一張俊秀冷漠的臉在這狹隘窄巷與他相對面。
先不說外頭踩著雨聲喧嘩滿街的追趕人馬,光是彭哥列本部重要的兩名守護者在半夜無人時分耳鬢廝磨於狹巷內這點,就足以登上黑手黨報刊的頭條。他強烈確切地感受到對方毫不掩飾的殺氣與怒意,雨水浸溼了他單薄的襯衫染成透明卻無損於眼前人厚實的西裝外套。貼近了彼此的距離他故意發出誘惑勾引的呻吟喘息。在冰一般冷酷面無表情的注視下他一點也不介意上演淫蕩情色的戲碼。雖然不知道火是從哪冒出來的,不過他永遠知道怎麼滅火。腰間的束縛鬆開,金屬圓環鏗鏘敲響地面,他的唇被狠狠咬上。
 
 
 
 
悲劇結尾:喪禮用途。
 
無法開口無法睜眼,骸在那寒冷晦黯的地方渡過黑夜白晝循環如一日的時間。他不下一次闖進十代首領的夢裡以輕哄誘騙的口吻要求他,不濟的情況時甚至用上了最粗鄙不堪入耳的字眼辱罵,而那人總是搖頭報以低迷無奈的微笑作為回應。所以當首領失意的踉踉蹌蹌地來到他的跟前是骸所意料外的事。他貼著高大的注水容器以指腹緩慢仔細地描繪骸的容貌,骸無法感覺僅有一股冰冷的寒意透過鐵鍊傳遞到他周身四處,年輕首領含笑伏觸在滑亮的玻璃表面上親吻。他說為什麼我讓你走。骸,你明不明白?對光線早已麻木骸的感官比平時更為敏銳,周圍水流循繞在他身際感覺不若以往寒涼卻是灼燙溫熱幾乎要使他迸出淚水。那時骸只想著他要出去。
最終他出來了。再也走不進他的夢。
低頭撕毀了封鎖著黑檀木一般漆暗棺材的十字皮帶,他將那人抱起放置腿間埋首對方頸窩。骸覺得世界比在水牢裡時更加黑暗寒冷,他開口他睜眼他流不出淚。嘶啞嗚咽的低鳴有如一隻受傷的迷茫的野獸,骸緊緊的將他圈在懷中沉默地等待靈魂被抽空的那一刻。
他說,你明不明白?
 
 
 
 
 
 
喜劇結尾:送禮用途。
 
“為什麼他的座位在右邊而我卻在對面?!為什麼他可以留在義大利而我卻要去西伯利亞?最重要的是,為什麼他的禮物是西裝而我卻是皮、帶?!”
“你別傻了,這可是他精心挑選的。”
“我不信!我是那麼愛他,甚至可以把心臟都送給他……阻礙我的絆腳石都給我去死──! “說什麼胡話,感情這事兒總有個先來後到。”
“我不管!你叫他去後頭領號碼牌,我要插隊!”
你自己問他去。
綱吉───!
這傢伙簡直就像是個搶輸玩具的孩子。
 
 
(喜劇?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