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愛還不夠。
關於部落格
你是。我也是。
人世間飄搖零落的小船。


  • 47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我怎麼知道會不會兌現。



。冷宴
 
 
--the first
 
骸的身體在那時對藥物下意識抗拒了好幾次,雖然他本人其實對吞食化學藥品這事不以為意。尤其是由親愛的首領親自奉送的前提。
在大家,一切的什麼都出去的時候,他只聽得到他的胃囊開始翻絞的聲音。
像是小石子落入急流底部凹處產生渦流,分分秒秒隨著歲月流逝在河床岩基上掏挖,沉悶地僅發出了不太大的碎響,朝著中心處一次又一次地向下侵蝕刮磨。
骸爬下床蹲在角落反覆嘔了幾次,違和的噁心厭惡甚至令他想伸手把肝啦胃啦全部從咽喉抽出來摔在地上踩,再聊勝於無的大聲咒罵句以為胃酸不用錢的麼?!
 
最後的最後他只是靜默地倒在地上睜眼望牆。
等待著什麼。
那讓他幾乎想把乾澀的瞳孔閉上。
 
你真臭。
去怪那些該死的化學玩意兒,我恨透它們了。
想繼續躺著等死麼。
別管我啦。
 
 
--the second
 
“彭哥列你忍心麼。我空虛、我寂寞、我…………”
“覺得冷?”
 

好暖。
如果說。如果。但是。
 
畢竟不是他。
 
--the third
 
庫洛姆或者古伊德。等等會變成誰呢。
之後又該到哪裡去。
為什麼在一片佈滿鄉愁密網的地方卻找不著該思念的舊往。
 
他望著海點菸。
感覺到那僅剩的微弱虛渺的自我意識一如往常般快要消散殆盡。
絕望同希望相仿遙不可及。
 
雲雀恭彌會來看他?鬼才相信。
若說是專程來上他的那倒還有幾分信實。
 

--the fourth

………你不要動。
難道還讓你爽到作夢?
早不作夢了。
 
用力的抱緊吧。
他不想有夢。
 
連他自己都不禁這麼想著。
啊啊,原來這傢伙也是有眼淚的。
原來那眼睛真不是裝飾用的。
原來重新嵌進的眼珠也會接收到淚腺反應。
原來、原來………
 
用力喘息直到腦袋被氧氣填滿無法思考。
 
他終於知道原來他還活著。


你也會冷?
沒的事兒。也冷不過那水。
 
怎麼能奢望他給的溫度。
 
又夢遊來你這兒了?
是你房間。這笨蛋。
 
偶爾會想要被緊緊擁抱著。那種連續劇般狗血肉麻的噁心情節,即使說得口沫橫飛淚如雨下也沒辦法道出萬分之一的痛。
 
無法用言語表達的話用行動表示就好了。
這是一直以來他們所給予對方的。

--the fifth
我想摸你。
那就摸啊。
我想親你。
那就親啊。
我想上你。
沒可能。
--the sixth
 
吃飯、睡覺、做愛。吃飯、睡覺、做愛。吃飯、睡覺、做愛…………
他和他已經一無所有。
 
“又想去哪隨便找一個人上你了麼?”
“別老把人說得像婊子似的。”
“那麼昨夜是誰張開腿喊得那麼大聲。”
“雲雀恭彌你─很─低─級。”
 
霧裡看花,誰也辨不清楚。
 
就算天涯海角你都會追來麼?
我會把你踹下海。
 
如果有一天他必須離開,他一定會忍不住毀了他。再毫不猶豫地殺了自己。
他和他都無法不這麼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