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愛還不夠。
關於部落格
你是。我也是。
人世間飄搖零落的小船。


  • 47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老闆賒帳可否。



God Knows。骸綱
 
在眼角濡濕的水氣尚未真實沿著側臉爬過之前。
你在晨光撫摸的頃刻睜開眼。
你垂眼向下望著自己被抓牢的左掌,口中自然綿延逸出千篇一律連你也不耐的嘆息音線。
“天都亮了你還不睡?”
搖頭微笑他反問你呢,是不是做了噩夢。
冰涼失溫的指尖劃過眉,你抵抗似的眨動著眼不忘嘴裡直嘀咕埋怨。你不就是我最大的夢魘。
食指恍如畫筆圈點你五官輪廓。愈顯模糊的他的碰觸卻清晰深刻。
 “里包恩拿出像小山一樣的文件要我批閱時間不夠他就要一槍斃了我。”
你扁著嘴說。腦袋裡想著的是另一幅血淋淋只有心跳聲被遺留在黑暗的落寞背影。
“獄寺對著山本不知吼著什麼揮開的手撞倒了小春摔傷了手裡抱著的藍波哭濕了我滿身的鼻水。”
 “沒帶部下的迪諾先生和雲雀學長決鬥不小心用鞭子打到了我的頭。”
抬手好像回憶那種疼痛的遮蓋雙眼,睡衫的布料吸去了你眼中微熱的濕潤。
明明只有逐漸泛冷的親吻與擁抱。
里包恩還是山本獄寺都不知道哪裡去了。你需要更多的嘈雜聲來彌補環抱周身那股潮味消失時所帶來的空虛。
“我的人生變得亂七八糟都是因為遇上你們這幫奇怪的傢伙。”悶在棉被裡的你低聲說道。
“話說回來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
“只是做了點手腳,讓你在夢中都離不開我。”你嚴重懷疑這是變相性騷擾。
“三百六十五天我們都靠那麼近,你總該給我點自由空間。”
他翻開你的棉被衝著你笑。不由得抱怨上天怎麼可以如此不公,一個男人居然生得比貨真價實的女人還要美。
你開始覺得如果你的性向步入歧途十之八九是因為這個人長得太過妖豔的緣故。
 “如果我夠聰明就該像十年前在黑曜中碰上你那樣打你一頓然後從此眼不見為淨。”
你由著他將你拉過去。
接吻,相擁。一氣呵成。熟稔真切地彷彿就算未曾在夢裡反覆千萬次也依然記得。
“如果我夠笨就該在澤田家光找上我時狠狠地拒絕然後殺了你讓你連靈魂都屬於我的。”
唇與唇接觸的片刻空檔你細細的吐氣聲掺混了他始終糾纏的氣味。
我說你那樣是犯罪啊。言語在脫口後倏地又返回沉默。
 
如果說惦記著某個人的名字就會再也容不下其他什麼。你想你的心現在恐怕已經滿目瘡痍。
你悄悄地哭喊我玩完了。
除了他的名字還是他。
 
“你哭了。夢見什麼?”
“你說這一世紀都要死纏爛打賴著我不走………
眼眶醞釀的濕熱讓視線中的畫面糊作一團黏成稠密輕緩滾落嘴邊的鹹澀。
你恍恍惚惚地想他的髮比前次見到的更長了。
“那你回答了什麼?”
他望著你窘迫表情而狡詐輕揚的唇瓣讓你恨不得上前咬下。
你早知道那個答覆真是一生中不堪回首的最大錯誤。口是心非這招有利武器此刻卻派不上用場。
“渾蛋那就快出來啊。”
 
那麼就站到我跟前來啊,不要光說不做。
用你的手擁抱我,用你的唇親吻我,用總是如此輕柔細慢的語調喊我的名。
難道不是你最拿手擅長的麼。
讓我總是像蛛網上的獵物逃脫不開那般,再多依賴你身上萬劫不復如同罌粟成癮的溫柔情話好了。
就讓我,連掙扎的餘地也沒有好了。
 
那樣的話。
就再不需要倚靠噩夢來想念你了。
 
“我受夠溼答答的吻你每次都讓我……”
你讓兩隻手臂間的空氣被更切實的溫度給填滿。
“看樣子是個好夢呢。”
驚破噩夢的咒語從耳膜開始泛濫。
“我似乎忘了說。早安。綱吉。”
 
就算我們已經太遙遠。
讓我帶著這種離不開你的痛苦而分分刻刻焦急狼狽地等待見你一面就好了。
如此一來那麼還有什麼能令我把你放開。
 
“你的答案讓我的世界每一次睜眼都是一世紀的開始呢。”
 
 
天曉得我多愛你。
 
 
 
fin.



媽媽唷我多久沒寫家教了囧。
這東西能看麼..........
好久沒作噩夢了。 (默


渾蛋那就快點出來呀。

這是心聲來著。 TUT(整篇就是想打這句?
骸大人快出來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