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愛還不夠。
關於部落格
你是。我也是。
人世間飄搖零落的小船。


  • 47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鎖心×。





。×鎖心×。

 

 

 

 

齋宣十一年,冬。

 那是一個嚴寒的冬日,我裹著被褥倚在窗框邊,看著窗外下著大雪,自天而降的雪白飛花翩翩舞著與夜色交織,今晚沒有月亮,只有一層朦朦朧朧的白。

 

 

 

 

 

 

 

 

本是的燈火通明,在夜晚的降臨所唱的催眠曲,都已悄然入睡,各處小房間的燈籠熄滅了,只剩下我窗口所留下的燭光。

 

 

 

 

略微抬頭,看向天邊的深黑,異樣的澎湃在心底油然而生,緩慢的伸出了手撫在窗桿上,我輕輕的推沒敢使太大力氣,探出五指在半空揮舞了下,我的指尖觸摸到了雪的尾巴,再往前伸伸,將它擷取到手中揉碎,就像一團團的棉絮,輕的好似沒有重量。

 

 

 

 

收回了手趴在扶台,顰眉垂簾,已有一絲絲睡意籠罩上,將厚重的棉被摟進懷中,嗅到了些許清香,正想入眠之時,我聽到了不遠處答答的馬蹄聲。

 

 

 

 

想起了那是外出的父親,我連忙拉回腦中被侵襲的神智,匆匆忙忙的從床上爬起,有些不穩的走了幾步,我撂起屏風上的棉袍,倉皇與喜色交錯之下,心裡頭、行動上想著的,全是要快點奔跑到大廳迎接父親。

 

 

 

 

繞過了九曲八拐的迴廊,因為一時的急促而忘了帶油燈,期間不知撞了多少回的柱子,我仍然不顧一切的向前,長長的衣襬阻礙到了行走,我撩高抓在手邊,又是一陣快跑。

 

 

 

 

通到正廂房的同時,望見了大廳的紅色祠堂,我氣喘吁吁的扶著堂前的太師椅,四周環伺了一下。

 

 

 

 

果然過了不久,就看到父親那高大偉岸的身影,他的兩手之間似乎抱著什麼東西,欣喜大於好奇的我,連忙湊了上去,在他尚未踏進門檻前,先自行撲去,抱住了他的腰桿,我咯咯的笑著。

 

 

 

 

「霨兒,夜深了,怎麼還沒就寢?」

 

 

 

 

父親寵溺的揉揉我的髮絲,拉過我的手,帶著我進門。

 

 

 

 

他單憑一手執起供桌上的火摺子,點燃了祠堂兩側高掛的油燈,橘色的微弱光芒驟亮的霎那,我看清了他懷中的東西,是用襁褓裹著的嬰孩。

 

 

 

 

 

 

我探過頭,嘟著嘴,兩眼睜得大大的死盯著那個小小的玩意兒。

 

 

 

 

好小啊,就同我的雙手環抱起來那般的小吧。

 

 

 

 

父親坐到了檜木椅上,他撥開衣襬,那小東西就隨著他的動作微微震動著,父親笑了笑,朝我招手,「來,霨兒,過來瞧瞧你的弟弟。」

 

 

 

 

我挨了過去,眨了眨眼兒,螓首凝視著父親,隨著他的指示,視線又再次移到了下方。

 

 

 

 

那個圓滾滾的嬰孩正熟睡著,臉上有一、二不等的傷口,滲著乾涸的血跡,尚可看出是不久前才打的。

 頓時覺得心有點疼,我原先愉悅的笑臉垮了下來,撫摸著那細嫩白皙的臉蛋,不太能理解怎麼會有人想在這精緻的小臉上留下疤痕。

 

 

 

 

 

 

「這孩子父母早逝,爹見著可憐,就把他帶回家。霨兒,給你添個兄弟可好?」父親的目光停留在我身上,似想詢問我的意見,就怕我一個搖頭,他那溫柔如水的注視就要擰出眼淚。

 

 

 

 

心頭一驚,我點頭如搗蒜,就見父親安心的漾起了笑,他騰出一隻手,覆在我的手上,「很好,就知爹沒有白疼你。」

 

 

 

 

垂下了視線,父親像是在喃喃自語什麼,反覆吟詠,唇瓣開開闔闔了好幾次,囁嚅許久,終於才把想說的說出,「霨兒,你聽著,雖然他是我的兒子、你的弟弟,可他不姓宮,姓暮,叫暮殞裶,你可記好了?」

 

 

 

 

雖然不明白為什麼我的弟弟不能同我一樣的姓氏,不過我終究沒有違抗父親,乖順的頜首。

 

 

 

 

父親嘉許的將我摟入他方經風雪、還有些冰冷的懷裡,大手牢牢的扣住我,使我更貼近了那個小東西,望著他沉穩規律的呼吸律動,喜色爬上了我的眉梢,不言而喻的笑意在我心頭激盪。

 

 

 

 

我有弟弟了,在我七歲的這個年頭,是弟弟呢,叫暮殞裶.....暮殞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