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愛還不夠。
關於部落格
你是。我也是。
人世間飄搖零落的小船。


  • 47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鎖心×。(1)





。×鎖心×。

 

 

 

 

 

 齋宣十三年,夏。

 時光流逝,不曾察覺。

 

 

 

 

 

 

 

 

彈指間,已過了兩個寒暑,我已經是個九歲的孩子了。雖然體弱多病的我不能像同我一般年紀的孩童那樣出門到處玩耍,不過父親說了,我們宮家是有頭有臉有地位的名門貴族,怎麼樣也不能丟臉的。

於是打我有意識起,父親就請都城上頗有名望的夫子來教我讀書習字,猶可見我奮力向學,每晚挑燈苦讀,除了吃喝拉撒,拿竹竿當釣桿兒釣魚、和婢女們玩捉迷藏、還有偶爾躲在樹下小憩一番,幾乎都是在案上啃書皮過的。

於是造就了脫俗絕塵,卓然超群,舉凡詩詞歌賦、琴棋書畫,無一精通的我。 

怎麼樣,夠特別吧?

 眼睛長到了頭頂上的結果,自然是給父親連珠炮的責罵了一頓。

 

 

 

 

 

 

 

 

 

 

 

 

 

 

 掏了掏甫被口水淹沒的耳朵,我心有不甘卻又不敢反駁,在父親一個轉念下,我的夫子成了教導功夫武藝的武師。

 「既然文的不成,總會武的,多學一些功夫,強身健體也好。」父親如是說。

 

 

 

 

 

 

 

 

 我認命乖乖的走到了花園,打算洗心革面奮發向上,我宮祁霨可是俗稱的世族子弟,怎麼可以落人於後,做一個沒頭沒臉沒地位的粗人!

 所以我遵照師傅的吩咐,壓低身子紮馬步,雙腳要開、兩手打直,背要挺、頭往前.......

 我開始懷疑,他只是換個詞兒叫我半蹲。

 初夏的朝陽掛在高空似有若無的移動,與地不知相隔了多少距離,它的耀眼依然讓人不敢領教。

 

 

 

 

 

 

 

 

 

 

 

 

 

 

全身冒出了薄汗,不到一個時辰兩腿已泛麻,我舔舔乾燥的唇瓣,雙手略微顫抖,沒敢貿然的停止動作,我硬撐著身軀,任由汗水自眼角滑過我的頰側,我也沒有伸手去擦拭它。

 

 

 

 

 

直到手心也滲出溫濕的液體,左右兩腳裡裡外外抖個不停,餘光掃到了一旁的武師,臥在樹下酣睡的可香甜了,我哀怨的鼓著腮,恨不得衝上去咬他幾口。

 

 

 

 

 

「小少爺,別怨我了,我也是奉命行事啊。」明明是閉著眼睛,夫子像是注意到我殺人於無形的視線,他搔搔頭,百般無奈的翻了個身,繼續以手當枕倒頭大睡。

 

 

 

 

 

「若是少爺您習武半途而廢,下回我可就要將小小少爺放在你手上,要你頂著紮馬。依我看啊,您還是乖乖撐著,別自討苦吃了........」鼻息間透露出嘲諷的笑聲,那個背對我躺在樹蔭下的人影微微顫抖,想必是笑岔氣了。

 我不得不再次深思,這個人是不是哪家黃花大閨女,不甘寂寞夜夜獨守空閨,忌妒我的美貌或是覬覦我的美色所派來虐待我好趁火打劫,不僅劫財劫色,還一舉兩得一石二鳥的搶走我和我可愛的小殞裶.......

 可惡!聰明如我,怎麼會讓這一干看就知道是反派的小腳色給奪走我心愛的小殞裶呢!

 於是我吃了秤砣鐵了心,向上伸長脖子挺直了僵硬的身體,咬牙握緊了拳頭,我憤恨的怒瞪著武師悠哉的背影,一股決心唆使著我與他來個玉石俱焚.............

 

 

 

 

 

 

 

 

 

 

 

 

 

 

接著我按照書卷裡所描述弱不禁風、蒲柳之質的女子,腿兒一拐,眸子一翻,我放鬆了全身力氣,像斷了線的紙鳶,毫無阻力的向下倒去。

 沉重的與地衝撞聲,飛揚的塵土裡我蒼白的面孔,果然如預期的看見武師慘如白紙的神色。

 

 

 

 

 

 

 

 

 他慌張的奔來跪在我的身畔,一把扶起我就是大力的搖晃,嘴裡不時吶喊著少爺長少爺短的,糾在一起的眉宇洩漏了他此時的驚慌失措,他的氣焰不再高漲,只剩下一顆心懸在那,哪怕我少掉了一根頭髮,他都是賠不起的。

 

 

 

 

 

玩心大起,我跟著施展精湛的演技,擁有先天性絕佳條件的陰弱體質撐腰,我肆無忌憚的頻頻蹙眉,手摀著心口忙叫唉唷,整張臉皺得跟揉成團的絲綢沒兩樣,嚇得武師拋下我在原地,趕緊到前院去喊人來了。

 

 

 

 

 

哼,教你還敢欺負我!

 

 

 

 

 

 拍拍衣袂上的塵灰,我在地上呆坐了一會,想起前廳正逢混亂,倘若讓父親看見我完好的在這發呆摸魚兩眼空洞,十之八九免不了又是河東獅吼。於是我爬了起來,整裝理理衣裳和頭髮,腳底抹油的溜之大吉。

 

 

 

 

 

盤算著躲到小殞裶的房間,回頭父親要見著我了,就說是我太想念小殞裶了,連瀕死之際也念著他、就這麼來這兒了,我知曉父親很是寵愛年幼的弟弟,只要端出這道免死金牌來包準過關的。

 

 

 

 

 

 想著想著得意之色掩蓋不住的竄上我的嘴角,我竊笑著繞過了九曲橋,走上必經的廊道,沿途的茂密樹林和鳥語花香並不能吸引我的注意,我急切的邁開步伐,不花一會兒功夫,已到了小殞裶的住所。

 

 

 

 

 

 那就像是個世外桃源。

 

 

 

 

 

弟弟的住處比我甚至父親好上幾十倍,更別說是地位低下的奴僕了。

 我扶著身旁的檜木樑柱,從容的下了木梯,腳步踏在塵沙飛揚的土地,穿過了幽篁萬竿的竹林,竹葉發出沙啞的輕喚聲,我迎著渾然天成的樂音舒服的闔上眼簾,夏日的陽光被阻隔在蓊鬱蒼林之外,只剩徐徐的暖風吹拂。

 

 

 

 

 

 

 

 

放眼望去就是那寬大的竹屋,階梯旁是一塊石碑,上頭還有父親鐵畫銀鉤的筆跡,『墨筑閣』斗大漆黑的三個字,這是父親替小殞裶新建的,獨一無二的小竹閣。

 

 

 

 

 

 踩上不高的竹梯,門口垂掛的風鈴發出叮叮的清脆響聲,那是去年弟弟生辰我為他而做的。

 聽聞他小時候受過不怎麼好的待遇,莫不像我有父親疼愛,不知是不是這個原因,初見小殞裶的時候從不在他粉嫩的臉上望見笑容。

 

 

 

 

 

 

 

 

於是我央求父親請工匠以翡翠打造製成鈴鐺,繫在竹屋的矮簷,讓弟弟隨時可以聽取那由清風拂過自然形成的叮鈴聲,與竹葉片片飛落交錯之下所創造的視覺催眠謠。

 

 

 

 

 

多希望他能快樂的長大,杜絕世外所有的紛紛擾攘,忘卻曾有過的痛苦悲傷,只要他還在我庇蔭下的一天,我就要保他平安成長。

 

 

 

 

 

 懸著這個信念,我小心翼翼的探進了門內,發現弟弟尚在歇息中,我不敢太大聲的走動。

 

 

 

 

 

哪知小殞裶像是天生有著絕佳的敏銳性,步伐才覆上了竹板,他便驚嚇似的睜開了眼。水靈靈的大眼眨阿眨的警戒著什麼,確認來者是誰後,他放寬心的又半闔上眼皮。

 

 

 

 

 

小殞裶打了個不大不小的呵欠,在榻上原本朝上仰望的身子突地翻轉了過來,他用那惺忪的睡眼靜靜的望著我,似乎在等著我下一步的動作。

 

 

 

 

 

 我湊了上前,挨在床沿跪著,弟弟在我愣愣的注視下皺了皺臉,位於童稚時期那粉撲撲的頰所漾閃著白裡透紅的光色,我下意識的舉起雙手居高臨下的貼在他臉頰兩側,輕輕的往外拉扯。

 

 

 

 

 

 我墨綠色的青絲與之截然不同的烏溜秀髮交纏,一綹落在了他的鼻息間,搔弄了他雪白的肌膚。

 

 

 

 

 

 小殞裶咯咯的笑了,小手從被褥裡探出,緊緊的扣住我,將我的手握在掌心。

 

 

 

 

 

 那個不到我巴掌一半大小的纖細五指,在我的手背上又搓又揉的,就像在抓取著某樣東西,深怕它又不翼而飛,從此遠離。

 

 

 

 

 

 我騰出沒被他捉住的左手,安撫性的拍拍他的胸口,小殞裶終於釋然的將半醒的神智交予周公,任他帶領著他進入翩翩蝶舞的世界,在那個遙遠的美夢裡,再也沒有欺侮他的人、沒有傷害他的壞蛋.....

 

 

 

 

 

腦袋臥在弟弟的頭顱邊,我看著那放心的睡顏,不自覺的透露出笑容,我以那隻被圈住的手回握他。

 

 

 

 

 

 小殞裶啊,快快長大吧..................哥哥等不及想同你一塊兒說說話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