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愛還不夠。
關於部落格
你是。我也是。
人世間飄搖零落的小船。


  • 47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鎖心×。(4)





。×鎖心×。





齋宣二十三
年,秋。

 

 

 

 

 

 

不長不短的一年,足以說明一切改變的轉捩點,浩瀚寬廣的蒼穹,隕落了一道星芒。

 

 

 

 

這三百六十五個日子是給我的一個緩衝期,它是我傾訴所有思念的源頭,叫我後悔萬分,叫我牽腸掛肚,父親留給我的是遺憾,不是補償。...

 

 

 

 

 

 

追憶裡的那個父親,和藹、親切,他並不嚴肅,可是沉穩的容顏上不怒自威;父親是意氣風發的,縱使年年歲歲這樣的過去,能在臉龐上刻下痕跡,也絕對帶不走那份凜然傲骨。

 

 

 

自從出生以來,我的目光裡只有他、也只能有他。母親懷胎十月,還未見上我一面便天人永隔,獨立扶養我的父親,就是我世界裡的一片天,那般的闊遠無際,又神聖莊嚴。

 

 

 

父親是宮府的主宰,奴僕婢女哪個不對他必恭必敬;他走路有風,連神情意態都自然而然的散發出威嚴的氣魄。

 

 

 

我的視線老跟在父親的後頭,喜歡看他勤於公務時那份執著的熱情,那時的他會突然變得好偉大,因為他扛起整個宮家的生計,負起支撐府第上上下下幾百口子的擔子,我們雖是世家,可絕不做領朝廷俸祿的迂腐貴族。

 

 

 

他不願在崛起王朝『齋』的庇蔭下做一個背叛祖國的大臣,就是新任帝王用高官厚祿誘哄、抬八人大轎來迎請,他也不為所動。

 

 

 

父親說他的心早隨亡朝而去,身是前朝人、死是前朝鬼,這輩子如若不是他惦念著的君主,就是把刀架在他脖子上也不會屈服。

 

 

 

皇帝見他如此,沒有龍顏大怒之下滅誅九族,反而欣賞他的忠貞不二、堅毅不屈,還昭告天下其為前朝遺老,尊奉為『祁淵公』,每年給予朝廷薪俸,並逐蓋祁淵府。

 

 

 

小時的我只有一個想法,可見新任皇帝高處不勝寒,不殺雞儆猴難以服眾,才推派我爹來個前線犧牲吧........

 

 

 

可父親並不接受皇帝的好心,只求退鄉做一平凡商人,空留下帝都為他建築美輪美奐的府邸,帶著一家子老少遷移到南方,用僅剩的財產自營小本生意謀三餐溫飽,奠定以商立足於江湖、名響一時的宮家基礎。

 

 

 

我們雖有著官封世家大族的虛名,可骨子裡卻老老實實的是『亂臣賊子』,光明正大做著違反當朝的事業,以恢復前室為志,與四面八方慕名而來的遺朝孤臣密謀推翻齋朝,試圖以亡國後裔來重振天下。

 

 

 

只因宮家,永永遠遠只做前朝『苑』的世臣............

 

 

 

父親是豁達耿介的,他有豪邁胸襟、適合做大事業,所以這一生活得坦坦蕩蕩,生命裡盡是瀟灑,劃不下一絲缺憾與不完美。

 

 

 

坊間為他寫下許多轟轟烈烈的事蹟,記載著他如何如何的創造豐功偉業,然而,哪怕是極其潦倒的時候手都可以握緊抓牢的東西,只有這一刻,生命再怎麼活得燦爛、再怎麼多采多姿,也仍是帶不走什麼.............

 

 

 

 

 

 

秋風起兮,已枯黃褪色的樹林搖曳,吹出了沙沙的聲音,殘葉在半空中婆娑盤旋,裊裊然的飛舞,落在被昨夜的雨洗禮過的泥地上,抖動著做最後的掙扎。

 

 

 

安安穩穩的著地,褐黃色的葉子像是不甘願的又再度翻了個身,沾染了些許的泥水,它停留在水漬邊,默默的,望著自己的倒影。

 

 

 

然後風,再度拂過。

 

 

 

享譽一時的宮家啊,曾幾何時變得這麼冷清,連落葉都嘲笑一般,各處紛飛,隨處翻舞,吹離了宮家的牆院,遠赴天邊,遺落一地的惆悵,盛著滿滿老天所落下淚水的低窪地,盡是蕭條、盡是淒清.........

 

 

 

父親啊父親,我多想問你一句,這一輩子你拼死拼活,以命相博想留住僅存的亡朝根基,你將那早已逝去的九五之尊看得比自己還重要,耗費心血想復興的『苑』朝,最後哪裡去了?

 

 

 

你生時帶不回它,連死,亦要闡揚它的偉大。

 

 

 

眾人看見了它的好,憶起了那時的五穀豐登、歌舞昇平,為了自己心繫著的祖國而哭泣流淚,他們倒在你病榻前聲嘶力竭吶喊著的、他們口口聲聲說著愛國卻將累贅硬是往你肩上堆的,這些,難道就是你所冀望的國家,你所希望扶立的天下嗎?

 

 

 

那麼我的父親啊,你的努力呢,有誰看見了?

 

 

 

在最後這稍縱即逝的關鍵時分,那些迂迴腐敗的遺朝孤臣淌下的熱淚,不是為你即將撒手人寰,而是他們的錦衣玉食,能肆無忌憚揮霍無度的好日子,都將隨著你的離去而灰飛煙滅。

 

 

 

縱然有它流芳百世又怎樣,此時此刻,真真正正憐惜你一番苦心的,卻只有我和小殞裶.....

 

 

 

 

 

 

.......霨兒?」

 

 

 

父親伸出枯瘦的手撫在我的臉側,躺在榻上的軀體宛如風中殘燭搖搖欲墜,沉重的被褥加諸在身上沒有禦寒的功用,只是徒增加他的痛苦。炯炯有神的眸子被朦朧取代,瞳中倒映著的我,除了模糊還是模糊。

 

 

 

我支開了陸陸續續泉湧進房的眾人,素靜典雅的廂房內,只剩下我倆和弟弟。

 

 

 

坐到榻沿,我覆住了他逐漸失溫的大手,驀然心頭一陣抽痛,我擰起了眉,嘴角的微笑給吞回了肚內。

 

 

 

「扁什麼嘴?我還好好的呢...........」父親失笑,動了動乏力的手指輕觸我的頰畔,「怎麼那麼安靜哪.......平時你很愛嘮叨的.....莫不是爹老了,聽不見你說話了?..........

 

 

 

我搖頭,如同破嗓般艱澀的硬是從咽喉裡擠出微弱的低啞聲音喚著他。翻覆過他的掌心,貼附在自己頰側,反覆的擷取那微乎其微,幾乎就快要隕落般消逝的溫度。

 

 

 

爹啊,這是你第一百零八次裝死,我怎麼都不知道你的演技進步神速,讓外頭的哭聲肝腸寸斷。

 

 

 

.......裶兒、裶兒,你在麼?.........

 

 

 

父親騰出另一手在半空揮舞了下,直到被自己熟識的人體體溫包裹住,他才釋然的漾開笑容。「好孩子......我這一生沒有什麼太大牽掛,唯一割捨不下的,就只有你..........」他闔上了眼簾,似乎那黑白分明的瞳被病痛給磨蝕去了,徒留抑鬱纏身的皺折。

 

 

 

............你甫出生就揹負著旁人無法理解的重擔,這一路走來著實辛苦你了.........雖然我不能在你身邊陪伴,可.........見你如此識大體,九泉之下,我也有臉去見皇上........總算是.......苦盡甘來.........咳咳..........

 

 

 

話落,他重重的呻吟,唇角溢出淡淡血絲,我慌亂的拍打他的胸口順氣,企圖舒緩他的激動。

 

 

 

「外族要滅、家國要興,這件事除了你再無二人可做,你知道麼?...............

 

 

 

「知道............」小殞裶被父親扣住的小手略微抽動,他的眼神黯淡無光,面如槁灰,我不知父親要他做的究竟是怎麼樣的事,但我再也無法分心去思考。

 

 

 

父親頜首,蹙著的眉心終於紓緩開來,「好孩子、好孩子............我朝實有恩寵,才得以有幸復興.................我宮祁淵這條命沒有白給、沒有白給啊............

 

 

 

他語重心長,老淚縱橫,眼底蘊滿了無限的感慨,「裶兒.....你知曉你哥哥從小資質差,不機伶容易受騙,往後...........還要你多多照顧..........替我看緊他......別讓他出亂子........好麼?」

 

 

 

「嗯..........

 

 

 

喂喂喂,我說爹啊,好說歹說我才是你親生子嗣啊,你要含情脈脈考驗演技也是對我來,怎麼可以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把交代後事的重責大任拱手讓給他人...............

 

 

 

..........我櫥櫃收著的鑰匙你拿去,取回裡頭的家傳之寶,那是我們宮家信物,全權交由你保管.........

 

 

 

噢,老爹你實在太不近人情了,要留遺產也不分一杯羹給我,怎麼可以把我當局外人晾著,握著小殞裶的手說那本該是對我這個長子要說的話呢!

 

 

 

......祁淵不濟,無法再奉侍我朝遺主,待望來生,能再效犬馬之勞......

 

 

 

嘖嘖嘖,越講越像是京劇裡演的戲碼,瞧父親淚眼婆娑,還當真是苦練了一時...............

 

 

 

只見小殞裶垂下了眸子,那無語訴諸的悲慟被掩蓋在濃密的睫羽之下,他跪在床沿,語氣激盪著感謝與傷心,「..........爹,您對裶兒的付出,今生無以回報,若盼不到來世,您依然是我永遠的爹.......... 

 

 

嗅了嗅鼻,他的胸膛好似泛起酸楚的上下起伏,「好、好........不虛此生了.............」父親的蒼白的容顏透出喜色,笑意瀰漫在揚起的眉梢,感覺到他的手用力的收縮,我示意的低下頭,看著父親佈滿淚痕的面容,「霨兒........

 

 

 

哦哦!終於輪到我了嗎!

 

 

 

哼哼哼.....就知道壓軸好戲是要留到最後的,我可是名動天下的主角呢!倘若爹他什麼也沒對我說就駕鶴西歸,那我可真是人財兩失、賠了老爹又折遺產,虧本虧大了...........

 

 

 

竊笑了一下,我附耳到爹的身側,聽取他虛弱的呼氣聲,還有那夾雜的一字一句。

 

 

 

「記著,太偉大的事不適合你做................

 

 

 

.........................什麼,你這算是吐嘈我嗎?爹,我才是你含辛茹苦一手拉拔長大、娘親十月懷胎大腹便便所產下的愛情結晶啊............

 

 

 

你把我當糞土嗎?

 

 

 

「別同爹一樣.........咱們不是聖人、不是聖人.............何苦徒惹一身感傷...........」他輕笑,吃力的撐開了那重沉的眼瞼,用盡他所有的氣力,只為了再多看我一眼。「霨兒..........記住了麼?你太鈍、太傻......再不要做什麼自以為了不起的作為.......爹只要你快樂...........好嗎?........

 

 

 

他的聲音幾近懇求,瞳孔不斷的放大盯緊了面前的我,只換我一句承諾.........

 

 

 

 

 

 

為什麼他明明已淚流滿面,我卻還是感受得到比這看的見的心酸還要更深一層的疼痛?

 

 

 

我觸碰得到他的淚水,可卻捉摸不住他那五味雜陳的思緒;為什麼到這時我才知道,我苦苦追逐著的背影,竟是我從來也沒有了解過的人..............

 

 

 

爹啊爹,是否我太渺小,只能是那一葉孤舟,縱然要自己假裝成揚帆船隻,仍是尋不著你深不可測的汪洋大海.........

 

 

 

你太遙遠、太遙遠了.................

 

 

 

我回握住他的掌心,忽略害怕失去的顫抖,怯怯的點了頭,只是等到那時,父親早已垂下了眸子,逐漸泛冷的掌溫降至冰點,他強而有力的手不再掐住我的腕部,尖銳的指甲刺痛肉的觸感慢慢的因為鬆脫而消去。

 

 

 

父親,我答應你了,你有沒有聽見?..........

 

 

 

這齣戲,是你拉下序幕的,怎麼草草落幕?

 

 

 

逝者已矣,來者可追,可我卻連你還在時的殘影都尋覓不著,究竟是我太無能抑或是你太灑脫,演技如此精湛,直叫留下的人望穿秋水卻再也等不到你第二次完美的演出........

 

 

 

父親啊父親,你沉靜時的睡顏遠比你憤怒責罵我的時候要來的好看許多,這麼的淡然,這麼的岑寂,手一放、眼一閉,丟下的就是丟下了。

 

 

 

可是無奈我,卻從來沒有一次像這樣想多聽你的吼聲,哪怕是憤怒的、震驚的,還是斥責的.....爹,睜開眼吧,你知道我很鈍的,要我擠出一滴感動的淚水,除非是你以命做濫殤所寫的戲碼,少了你這個主角,戲,怎能演的完..................

 

 

 

 

 

 

樹影搖晃,吹出了細碎的挽留聲,殘葉隨風擺盪,紛紛揚揚的舞著,離開了樹,去走一段新的旅程。

 

 

 

它帶走了什麼?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